本港台最快开奖,历史开奖记录查询2021

西汉 扬雄 甘泉赋

  • 时间:2022-08-05 08:0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字子云,汉族。西汉官吏、学者。西汉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郫县友爱镇)人。少好学,口吃,博览群书,长于辞赋。年四十余,始游京师,以文见召,奏《甘泉》、《河东》等赋。成帝时任给事黄门郎。王莽时任大夫,校书天禄阁。扬雄是即司马相如之后西汉最著名的辞赋家。所谓“歇马独来寻故事,文章两汉愧杨雄”。在刘禹锡著名的《陋室铭》中“西蜀子云亭”的西蜀子云即为扬雄。

  孝成帝时,客有荐雄文似相如者,上方郊祀甘泉泰畤、汾阴后土,以求继嗣,召雄待诏承明之庭。正月,从上甘泉还,奏甘泉赋以风。其辞曰:

  惟汉十世,将郊上玄,定泰畤,雍神休,尊明号,同符三皇,录功五帝,恤胤锡羡,拓迹开统。于是乃命群僚,历吉日,协灵辰,星陈而天行。诏招摇与太阴兮,伏钩陈使当兵。属堪舆以壁垒兮,捎夔魖而抶獝狂。八神奔而警跸兮,振殷辚而军装。蚩尤之伦带干将而秉玉戚兮,飞蒙茸而走陆梁。齐緫緫以撙撙,其相胶轕兮,猋骇云迅,奋以方攘。骈罗列布,鳞以杂沓兮,柴虒参差,鱼颉而鸟䀪。翕赫曶霍,雾集而蒙合兮,半散昭烂,粲以成章。

  于是乘舆乃登夫凤皇兮而翳华芝,驷苍螭兮六素虬,蠖略蕤绥,漓虖幓纚。帅尔阴闭,霅然阳开。腾清霄而轶浮景兮,夫何旟旐郅偈之旖旎也!流星旄以电爥兮,咸翠盖而鸾旗。敦万骑于中营兮,方玉车之千乘。声駍隐以陆离兮,轻先疾雷而馺遗风。凌高衍之嵱嵸兮,超纡谲之清澄。登椽栾而羾天门兮,驰阊阖而入凌兢。

  是时未轃夫甘泉也,乃望通天之绎绎。下阴潜以惨廪兮,上洪纷而相错。直嶢嶢以造天兮,厥高庆而不可乎弥度。平原唐其坛曼兮,列新雉于林薄。攒并闾与茇䒷兮,纷被丽其亡鄂。崇丘陵之駊騀兮,深沟嵚岩而为谷。往往离宫般以相爥兮,封峦石关施靡乎延属。

  于是大厦云谲波诡,嶊嶉而成观。仰挢首以高视兮,目冥眴而亡见。正浏滥以弘惝兮,指东西之漫漫。徒徊徊以徨徨兮,魂眇眇而昏乱。据軨轩而周流兮,忽軮轧而亡垠。翠玉树之青葱兮,璧马犀之瞵㻞。金人仡仡其承锺虡兮,嵌岩岩其龙鳞。扬光曜之燎爥兮,垂景炎之炘炘。配帝居之县圃兮,象泰壹之威神。洪台崛其独出兮,㨖北极之嶟嶟。列宿乃施于上荣兮,日月才经于柍桭。雷郁律于岩窔兮,电儵忽于墙藩。鬼魅不能自逮兮,半长途而下㒹。历倒景而绝飞梁兮,浮蠛蠓而撇天。

  左欃枪而右玄冥兮,前熛阙而后应门。荫西海与幽都兮,涌醴汩以生川。蛟龙连蜷于东厓兮,白虎敦圉乎昆仑。览樛流于高光兮,溶方皇于西清。前殿崔巍兮,和氏玲珑。炕浮柱之飞榱兮,神莫莫而扶倾。闶阆阆其寥廓兮,似紫宫之峥嵘。骈交错而曼衍兮,㟎𡽁隗乎其相婴。乘云阁而上下兮,纷蒙笼以掍成。曳红采之流离兮,扬翠气之宛延。袭琁室与倾宫兮,若登高眇远,亡国肃虖临渊。

  回猋肆其砀骇兮,翍桂椒而郁杼杨。香芬茀以穹隆兮,击薄栌而将荣。芗呹肸以棍批兮,声駍隐而历锺。排玉户而扬金铺兮,发兰蕙与芎藭。帷弸彋其拂汨兮,稍暗暗而靓深。阴阳清浊穆羽相和兮,若夔牙之调琴。般倕弃其剞劂兮,王尔投其钩绳。虽方征侨与偓佺兮,犹彷佛其若梦。

  于是事变物化,目骇耳回。盖天子穆然,珍台闲馆,琁题玉英,蜵蜎蠖濩之中。惟夫所以澄心清魂,储精垂恩,感动天地,逆厘三神者;乃搜逑索偶皋伊之徒,冠伦魁能,函甘棠之惠,挟东征之意,相与齐乎阳灵之宫。靡薜荔而为席兮,折琼枝以为芳。吸清云之流瑕兮,饮若木之露英。集乎礼神之囿,登乎颂祇之堂。建光耀之长旓兮,昭华覆之威威。攀琁玑而下视兮,行游目乎三危。陈众车于东阬兮,肆玉釱而下驰。漂龙渊而还九垠兮,窥地底而上回。风傱傱而扶辖兮,鸾凤纷其衔蕤。梁弱水之濎溁兮,蹑不周之逶蛇。想西王母欣然而上寿兮,屏玉女而却宓妃。玉女亡所眺其清矑兮,宓妃曾不得施其蛾眉。方揽道德之精刚兮,侔神明与之为资。

  于是钦柴宗祈,燎薰皇天,皋摇泰壹。举洪颐,树灵旗。樵蒸昆上,配藜四施。东爥沧海,西耀流沙,北熿幽都,南炀丹厓。玄瓒觩䚧,秬鬯泔淡。肸蠁丰融,懿懿芬芬。炎感黄龙兮,熛讹硕麟。选巫咸兮叫帝阍,开天庭兮延群神。傧暗蔼兮降清坛,瑞穰穰兮委如山。

  于是事毕功弘,回车而归,度三峦兮偈棠黎。天阃决兮地垠开,八荒协兮万国谐。登长平兮雷鼓磕,天声起兮勇士厉。云飞扬兮雨滂沛,于胥德兮丽万世。

  乱曰:崇崇圜丘,隆隐天兮;登降峛崺,单埢垣兮;增宫㠁差,骈嵯峨兮;岭巆嶙峋,洞无厓兮;上天之縡,杳旭卉兮;圣皇穆穆,信厥对兮;徕祇郊禋,神所依兮;徘徊招摇,灵迟迉兮;光辉眩耀,降厥福兮;子子孙孙,长无极兮。

  汉成帝时代,有位宾客以我的文章近似司马相如而把我举荐给朝廷。皇上将要到甘泉宫南的泰壹祠和汾阴睢上的后土祠举行祭祀天地的仪式,以求有子继承皇位。我当时正奉召在承明殿等候皇帝的任职诏命。永始四年正月,跟随皇帝从甘泉宫归来,就献上了这篇《甘泉赋》,加以讽喻。那赋辞说:

  有汉十世,将祀上天,恢复泰壹神祠,祈求天神赐福,以皇帝的名号尊地祈祷于天神。上天赐予的符契同于三皇,树立的功勋囊括五帝。优虑无子,望天神赐福,以扩大伟业;使皇统延续。于是命令百官,选吉日,合良辰,百官排列如群星,运行像天体。命令北斗招摇与太阴呵,让钩陈星从命去掌管兵事。把军垒嘱托给神灵堪舆呵,让它们消灭那作孽多短的精怪恶鬼。八方之神奔驰而来清道护卫呵,个个奋然前行,接踵而上,身着严整的军装。那些蚩尤一样勇武的壮士,佩带干将利剑,手持玉柄大斧阿,跳跃起来乱乱纷纷,奔跑起来脚底生风。部伍集中,密密层层,行列严整呵,队形散开,错综交杂,风起云涌,奋然前行。整队布阵,鱼蜂错杂呵,参参差差,鱼跃鸟飞。集合靠拢,迅疾异常,行阵密布,如云似雾呵,突然散开,盔甲弓箭,光辉闪烁,灿烂多彩。

  于是天子登上凤凰之车呵,上覆华芝伞盖,车驾骏马有黄有白呵,龙腾虎跃,鬃毛飘洒。众神侍卫紧随乘舆奔驰,忽而如乌云聚拢,忽而若阳光四散。乘舆升腾清霄越过浮云呵,那图象装饰的旗幡随风飘扬,何其轻盈柔顺!饰有星文的旗子在上空飞扬有如闪电划过,电光之下翠羽之盖鸾鸟之旗全然清晰可见。上万的骑卒驻扎于中营呵,玉饰的兵车有千辆并列。车声隆隆,前后相接呵,轻快奔驰超过迅雷,胜过疾风。凌越高原与群峰呵,跨过弯路与坦程。登上椽峦山就可到达天门呵,驰过阊阖就进入上苍的高寒之境。

  这时,还未达甘泉之宫,眺望于高入云宵的通天之台。台下阴阴森森,顿生寒冷之感呵,台上宏伟错综,光辉灿烂。直立高耸以达天穹,那高度最终无法测量得清。平原广阔无垠呵,辛夷遍生林莽之间。棕榈薄荷丛聚而生,繁茂分披,无边无际。高高的丘陂险而且陡呵,深深的沟壑化为峡谷。离官别馆遍布四方交相辉映呵,封峦观石英观彼此相连,蜿蜒不断。

  于悬大厦云谲波诡,变幻莫测,巍峨奇巧,叹为奇观。高高举首而仰望呵,令人眼花缭乱,不见顶端。正四周浏览而感到宽敞豁亮呵,指东划西而漫漫无边。只是徘徊忧思,心魂恍惚而且昏乱。凭栏而远眺呵,突然呈现一片山野,崎岖不平而广大无边。甘泉宫翠树青葱碧绿呵,璧玉雕塑的马犀光彩璘璘。雄伟的金人身负着编钟木架呵,浑身金光闪闪,好似龙鳞开张。放出光辉恰如火炬照耀呵,日光辐射更显出火焰炽热。甘泉宫观可与天神居处的悬圃比美呵,同泰壹的威严神明恰好相像。洪台拔地而出呵,冲天峭立,直抵北斗。列星触到它翘起的檐头呵,日月也正经过它的星宇。雷声于宫殿深处低沉轰响呵,电光猝然于墙垣之上闪亮。鬼魅无法攀登呵,爬到半途就得坠落。楼台高出于日月上方的倒影,超越于悬空架起的飞梁呵,上浮于腾空的尘气,直拂于无际的天穹。

  左慧星,右水神呵,前赤宫,后正门。蛟龙蜷曲于东呵,白虎雄踞于西。在高光宫观览周游呵,在清净的西厢悠闲徘徊。前殿巍然高耸,璧玉雕饰殿堂何其玲珑。梁柱把飞椽高高支撑呵,好似神灵奋力扶持而免于颓倾。高门空阔呵,好似紫微宫那样深邃。楼台交错而连绵不断呵,巍然屹立而相互环绕。登上凌云高阁,楼阁与山岭高下相随呵,纷然交错,浑然天成。楼阁高耸,光彩辉映,飘起红彩连绵呵,扬起翠气漫漫。夏桀修琁室,殷纣筑倾宫呵,甘泉官阙先后承袭,若登高远眺呵,想到亡国危机,如临深渊。

  旋风劲吹,激荡草木呵,桂树椒树散乱分披,唐棣白杨阴阴郁郁。香气浓郁而升腾呵,拍击梁柱而飘向檐头。旋风声响与桂椒芬香浑然合一呵,风声树香砰然鸣响,相谐人耳暗合音律。吹开玉户而飘动金铺呵,催发兰惠与江藭,吐露醉人香气。罗帷鼓动窸窣作响呵,又由低微而沉静。风声树香激荡殿阁,阴阳清浊音律谐和呵,好似夔牙抚琴弹奏。楼台殿厢巧夺天工呵,羞得般倕抛弃斧凿,王尔扔掉钩绳。即使仙人征侨与偓佺呵,置身甘泉也朦朦胧胧,似在梦中。

  于是事变物化,耳疑目惑。天子处身珍台闲馆,雕梁玉柱,委委曲曲,光彩眩目之中,大概在默然思索。他想到那用以净化心灵,储聚精神,祈求垂恩,感天动地,迎相于三神的举措,就去寻求志同道合的皋陶伊尹之徒,超群多能之辈!他要怀着《诗经·甘棠》所颂扬的邵伯那样的仁爱之心,抱着《诗经·东山》所歌赞的周公建立勋业之意,与贤能之臣共同斋戒于阳灵之宫。偃压薛荔以为席呵,折下琼枝以为饰。吮吸清云与流霞呵,畅饮神木上的英露。汇集于祭祀天神的苑囿,登入歌颂地神的殿堂。高举起旗幡迎风招展呵,支撑起华盖鲜艳耀眼。攀援北斗而俯瞰大地呵,目力所及看到了三危之山。陈列众车于东方的高丘呵,任随玉车往下奔驰。漂浮龙渊而回旋于九重之下呵,窥探了大地的底蕴而返回。风飒飒来扶毂呵,鸾凤纷飞来衔车饰。横渡弱水如同小溪呵,踏过不周山好比走曲径。他想到美丽的西王母而欣然祝寿呵,又回避玉女离却宓妃。玉女无从送其秋波呵,宓妃不得舒展娥眉。将掌握道德的精髓宏旨呵,取法神灵而以为咨询。

  于是恭敬地焚柴尊祟地求福,牲玉在柴上焚烧,香烟升腾于皇天,悬柴的契皋遥对着泰壹天神。高举洪颐之精,树起神灵之旗,薪柴细木火焰同升,霹雳作响,火光四射。东照沧海,西煴流沙,北映幽都,南热丹涯。玉制的礼器曲柄如角,倾注美酒,一片芬芳。香气弥漫,浓郁不散。火焰感召黄龙,炽热触动硕麟。使令神巫呵,叫开天帝之门,天庭敞开呵,延请众神。众神嘉宾纷然而至呵,降临清净祠坛。祥瑞累累时,委积如山。

  于是事毕功成,回车而归,经过封峦观呵,休憩于棠黎馆。天门敞开呵,地限泯灭。八方合谐呵,万国融恰。登上长平坂呵,六面鼓声震。如同雷声起呵,激励勇土奋。云飞扬呵,雨滂沛。君臣皆仁德呵,皇业光万代。

  结尾说:高高圆坛,直入云天呵;登降路径,盘盘旋旋呵;宫观参差,遍布高耸呵;殿阁嶙峋,深邃无涯呵;上天之事,深奥莫测呵;圣皇威严,确无伦比呵;虔诚禋祀,众神来归呵;徘徊往来,神灵栖息呵;光辉照耀,福祉来临呵;子子孙孙,永无穷尽呵。

  相如:司马相如。这句谓当时有人向成帝推荐扬雄,说他的文章和司马相如的文章相似。

  上:指汉成帝。郊:指祭天。祠:犹祀,指祭地。甘泉:指甘泉宫。秦始皇建甘泉前殿。汉武帝扩建,增通天、高光、迎风诸殿。位于今陕西省淳化县西北甘泉山。泰畤(zhì):天子祭天之处。汾阴:地名,以在汾水之南而得名。在今山西省万荣县境内。汉武帝时曾在此得宝鼎。后土:指当时天子祭地之处,设在汾阴。

  定泰畤:成帝于建始元年(前)罢甘泉、汾阴之祠。二年,始祭天于长安南郊,祭后土于北郊。后因无子嗣,于永始三年(前)冬诏恢复甘泉泰畤、汾阴后土之祭。故谓“定泰畤”。定,定祭。

  雍:和顺。休:美。汉武帝以下皆郊天于甘泉泰畤,成帝即位罢甘泉、祭南郊、史谓神不福助,频降灾眚,是逆神之意。今又定祭泰畤,是和顺神之美祥。

  符:符瑞,即天所赐之祥瑞。三皇:谓伏羲、神农、黄帝。这句谓希望能与三皇同符瑞。

  拓:推广。统:统绪。当时成帝忧无子嗣,故重又定祭泰畤、后土,希求神明赐福,多生皇子,扩广基业,开启统绪。以上九句说明汉成帝定祭泰畤的目的和希望。

  招摇:北斗第七星。泰阴:星名,指岁后三辰。钩陈:星名。在紫微垣内,又谓之极星。当:阻挡。这两句谓诏告招摇与泰阴二星宿,让服使钩陈星阻挡不测之兵。

  属(zhǔ):委托。堪舆:造图宅书之神。壁垒:军营围墙。这里指障碍物。梢、抶(chì):都是击打、驱赶的意思。夔(kuí):木石之怪。魖(xū):耗费财物的鬼。獝(yù)狂:恶鬼。这两句谓委托堪舆负责设置障碍物,驱赶各种鬼怪。

  八神:八方之神。警跸(bì):帝王出行时清道,禁止行人来往。振:振奋。殷辚(lín):盛大的样子。军装:谓作军事装饰。

  蚩尤:古九黎族部落酋长,以凶悍著名。伦:辈。这里以“蚩尤之伦”比喻负责保卫任务的武士。干将:指利剑。秉:持。玉戚;以玉饰柄的斧形武器。

  飞蒙茸而走陆梁:飞者蒙茸而乱,走者陆梁而跳。形容猛士的勇武捷健。蒙茸,紊乱。陆梁,跳跃的样子。

  緫(zǒng)緫:众多聚合的样子。撙(zǔn)撙:聚集。胶葛:交错。猋(biāo)骇云讯:如猋风骇起,如云浪奋迅。方攘:奔离分散。这四句描写人群的聚合离散。

  骈:并。柴虒(zhì)、参差(cēn cī):高低、长短不齐之貌。颉䀪(háng):通“颉颃”,忽上忽下之貌。这四句描写队伍的排列变化。

  翕(xī)赫曶(hū)霍:开合之貌。雾集蒙合:如雾之集,如气之合。蒙:谓天气下渐。半散:即泮散,分布之状。照烂:光明。章:彩。这四句描写整个出行队伍声势浩大,光辉灿烂。从“于是”至“成章”,叙写出行前各种事项的准备情况。

  乘舆:皇帝所乘的车。这里代指皇帝。凤皇:指饰以凤凰的车子。皇:同“凰”。翳:隐蔽。华芝:华盖,即车上所建的华伞。螭(chī):传说中的一种龙。虬(qiú):传说中的一种无角龙。驷、六:都表示一车所驾之数。驾车的实际是马,这里用铺张想象的写法,非谓真的以龙驾车。蠖(huò)略蕤(ruí)绥:龙行之貌。漓(lí)虖(hū)幓(sēn)纚(xǐ):车饰之貌。这四句铺张描写天子的车乘。

  帅尔:犹倏忽、忽而。霅(sǎ)然:犹飒然。这两句形容众多的旗帜忽而聚合在一起,仿佛天阴了一样;飒然飘散,又仿佛天晴了一样。

  腾:升。清霄:天之高处。轶:闪过。浮景:流影。旟(yú):画有鸟隼的旗。旐(zhào):画有龟蛇的旗。这里以旟旐代指各种旗帜。郅偈(zhì jié):形容旗杆之状。旖柅(yǐ nǐ):形容旗上飘带的摆动。这两句描写旗帜升腾在高空,闪着流影,旗杆如林,彩带拂动。

  旄:杆顶斾有旄牛尾的旗。旗幅窄而长,上有星图,随风拂动,则有如星之流、如电之照的景象。翠盖:饰以翠羽的华盖。鸾旗:上绣鸾鸟而编以羽毛的旗。天子出,载在车上先行。

  駍(pēng)隐:形容车声大而盛。陆离:参差错综。轻:快。馺(sà):指接连不断。遗风:余响。

  陵:登上。高衍:高广之地。嵱嵸(yǒng sǒng):山峰众多之貌。超:过。纡谲:曲折。这两句写车驾登上高原,在曲折清澄的大道上行进。

  椽栾:甘泉南山。羾(gòng):至。天门:形容其地势极高。阊阖:天门名。凌兢:指高险而令人恐惧之地。这两句描写车驾在高险的椽栾山上行进的情况。

  轃(zhēn):与“臻”同,至的意思。通天:台名。绎绎:相连。这两句谓当时虽未到达甘泉,但已遥遥望见甘泉宫的通天台。

  阴潜:阴深。惨廪:寒凉。洪纷:大而乱杂。这两句描写从远处下瞧和上望通天台所见的情景。

  峣(yáo)峣:高。造:至。庆(qiāng):语助词。疆:同“强”。这两句谓通天台高入云天,不可度量。

  唐:形容广大。坛曼:无边之意。新雉:即辛夷,一种大树,枝叶都有香味。雉:同“薙”。薄:草丛生处。

  攒:聚。并闾:棕榈树。茇䒷(bá kuò):草名。被丽:披散。亡鄂:无边。这四句描写平原上的景色。

  崇:高。駊騀(pǒ wǒ):高大。嵚(qīn)岩:深险。这两句描写丘陵和山谷。

  往往:处处。离宫:古代帝王于正式宫殿之外别筑的宫室,以供随时游处。般(pán):连接。相烛:相照,相映。封峦、石关:均为宫名。施(yí)靡:相及。属:连。

  大夏:即大厦。云谲波诡:形容厦屋结构奇巧多变。嶊嶉(zuǐ zuī):高大雄伟之貌。观:观阙。这两句概述甘宫泉的外观。

  浏滥:即浏览。弘惝(chǎng):高大。漫漫:形容其长。这两句写其长大。

  回回、徨徨:都形容宫殿里头的空廓。眇眇:形容其深幽。这两句谓宫殿里头空廓深博,使人感到神魂迷乱。

  軨(líng)轩:格棂栏杆。周流:周视。忽:隐隐忽忽。軮(yǎng)轧:广大。这两句写凭栏仔细观览,目不暇接。

  玉树:武帝时集众宝所作之树,以玉为叶,植于前庭。壁:同“璧”。壁马犀:用璧玉饰作的马和犀。瞵㻞(lín bīn):纹理光洁。

  仡(yǐ)仡:勇健。钟虡(jù):悬挂编钟的架子。嵌岩岩:开张。龙鳞:似龙之鳞。言其鳞甲开张,像真龙之形。

  燎烛:树于庭中的大烛。乘:升。景:大。炘炘(xīn)炘:光明。这两句谓庭中的大烛扬着光曜,火炎升腾,光明灿烂。

  列宿:模制的天上群星。施:延。荣:屋檐两端上翘的部分,即飞檐。经:经行。柍桭(yāng chén):屋檐中部。

  倒景:即倒影。飞梁:浮道之桥。绝:度。蠛(miè)蠓:浮气。撇:拂。这两句复极言庭中之高深。以上句全写据軨轩周流之所见。

  欃(chán)枪:彗星的别名。玄冥:水神。熛(piāo)阙:赤色之阙。阙:门楼。应门:正门。应门在熛阙之内。这两句写宫门及其绘饰。

  西海、幽都:指西方、北方绝远之地。这句夸张阙高,谓其能够荫映西海及幽都。“涌醴”句:谓醴泉汩汩涌出,流成河。

  连蜷:卷曲。敦圉(yǔ):盛怒。这两句描写甘泉宫中的形势有蛟龙、白虎及昆仑山之象。

  樛(jiū)流:屈折。高光:宫名。溶然:闲暇。方皇:犹彷徨。西清:西厢清闲之处。这两句写漫游高光宫。

  炕:同“抗”,举意。言举立浮柱而驾飞榱,其形危竦,若有神暗中扶持,故不倾。

  闶阆阆(kāng làng làng):门高的样子。紫宫:天帝之宫。峥嵘:形容深邃。

  曼衍:分布。㟎(tuǐ):山高。隗(zuì wéi):犹崔巍。婴:同“缨”,绕意。这两句谓宫室台观相连不绝。

  袭:继。琁(xuán)室:夏桀所建。倾宫:商纣所造。临渊:若临深渊,有危惧之感。登高远望,当以亡国为戒,故以此微谏。

  回猋:旋风。肆:恣肆。砀(dàng)骇:摇撼。翍(pī):同“披”。郁:聚。栘(yí):郁李树。这两句谓旋风乱起,撼动众树。桂椒披散,栘杨聚拢。

  薄栌(lú):柱顶端方木。这两句谓桂椒香气穹隆而起,冲击大柱上方木和屋檐。

  芗:同“响”,回猋之响。呹肸(yí xī):疾过。这两句谓声响振起,众树根合,駍隐而盛,历入殿上之钟。

  铺:门铺首。以铜为兽面,衔环着于门上。藭(xiōng qióng):也作“穹穷”,香草名。这两句谓风之所至,排门扬铺,回旋入宫,吹动众多芳草。

  弸彋(pēng hóng):风吹帷帐之声。拂汩(gǔ):鼓动之貌。暗暗:深空。靓:同“静”。这两句谓风一直吹入深宫,拂动帷帐,渐深渐静。

  穆:古之变音。羽:古之正音。夔:舜时乐官。牙:古代著名琴师。这两句总谓宫中风声有如阴阳、清浊、穆羽相和,就像夔和伯牙弹琴一样。

  般:公输般。倕(chuí):共工。都是古代的巧匠。剞(jī):曲刀。劂(jué):曲凿。王尔:也是古代巧匠。投:扔。这两句谓宫殿的土木之功穷极巧丽,可令般、锤之徒弃其常法。

  方:并行。征侨、偓佺(wú quán)都是仙人名。这两句谓宫观高峻巧丽,虽使仙人行其上,恐一下难识其究竟,仿佛若梦。

  穆然:肃敬。旋题玉英:榱椽之头全以玉饰,英华相照。题:头。蜵蜎蠖濩(yuān yuān huò huō):形容屋中深广。这句谓此时成帝静坐于具有旋题玉英而广博幽深的珍台闲馆之中。

  逆:迎。釐(xī):福。三神:天、地、人之神。这四句谓成帝洁精以待,祈神降福。

  逑(qiú):匹。索:求。偶:对。皋:皋陶,尧帝之臣。伊:伊尹,商汤之臣。这两句谓选择贤臣,可匹耦于古代名臣皋陶、伊尹之类者,使做其群辈的魁首。

  噏:通“吸”。瑕:通“霞”。若木:传说中长在日入之处的一种树木。露英:华上之露。这两句谓斋戒自新,居处饮食都芳洁。

  琁(xuán)玑:代指北斗星。三危:山名。这两句设想登天周游,下视尘世。

  傱(sǒng)傱:疾。御:乘。蕤:车之垂饰。这两句设想在周游升降于天上地下之时,风吹而扶车,瑞鸟纷纷相随。

  梁:架桥而过。弱水:水名,相传在昆仑之东。濎溁(dǐng yíng):小水。不周:山名。逶蛇(yí):曲折的样子。这两句谓渡过小小的弱水,走过弯弯曲曲的不周山。

  西王母:传说中居于西方的女神。玉女、虙(fú)妃:都是神女。这两句设想成王及其随从神游到了西方极远之处,故想到西王母,并欣然为她祝寿,却屏除神女不见。

  卢:同“矑”,眼珠子。蛾眉:比喻女子长而好的眉毛。这两句谓由于成帝不见神女,所以神女无法舞弄她们动人的眼珠和眉毛。

  方:方能。揽:总有。精刚:精微刚强。侔神明:与天地齐等。资:资质。后六句微谏,告诫成帝:只有清心寡欲,不好色,方能保持道德的精微刚强,增寿广嗣,等天地之忖量。

  皋繇:一作“招摇”。如淳曰:“皋:挈皋也。积柴于挈皋头,置牲玉于其上,举而烧之,欲进天也。”

  憔:木柴。蒸:麻秆。焜(hùn):火。配藜:披离。这两句谓燃烧木柴和麻秆,火炎上冲,披离四出。

  烛、耀、熿(huǎng)、炀(yàng):都是照耀的意思。仓海、流沙、幽都、丹厓:分别代指东、西、北、南四方极远之处。

  玄瓒:以玄玉为饰的一种勺形祭器,用来盛酒祭祀。觩䚧(qiú liú):形容玄瓒的样子。秬鬯(jù chàng):祭祀用的一种香酒。泔(gān)淡:满。

  巫咸:古神巫名。阍:门。延:请。这两句设想令巫祝叫呼天门,使打开天庭延请群神。

  傧:赞礼者。暗蔼:形影。穰穰:多。委:积。这两句设想天庭中的舞礼者执行赞导,群神降临,所赐祥瑞堆积如山。

  度:过。三峦:封峦观。偈(qì):与“憩”同,休息之意。棠梨:宫名。谓归途中经过封峦观,又在棠梨宫休息。

  天阃(kǔn):天之门限。决:开。垠:界限。八荒:八方极远之处。这两句谓天地所赐德泽无极,故使八方万国都和谐。

  长平:坡名。雷鼓:祭天时所用的八面大鼓。磕:击鼓声。天声:如天之声。厉:奋发。

  胥:皆,都。丽:华美。这两句言恩泽广博,如云行雨施,君臣皆有圣德,故华美至于万世。

  崇崇:高。圜丘:祭天之坛,即后世所称天坛。圜(yuán):同“圆”。隆隐:形容圜丘之貌。

  登降:上下。峛崺(lǐ yǐ):曲折。单(chán):周。埢(quán)垣:圆。

  圣皇:指成帝。穆穆:肃敬。信:诚。厥:其,指天地。对:配,谓能与天地相配。

  这篇赋极尽铺陈夸张之能事,详细地描述了汉成帝郊祀甘泉泰畤的全部过程,把天子郊祀的盛况铺张得恍若遨游仙境,并颂扬刘氏王朝地久天长,同时贯串着讽谏之意。全赋选择具有特征性的物象,运用以虚概实的手法,铺陈夸张,想象丰富,气魄宏伟,文辞流丽。

  本文极力铺写天子郊祀甘泉宫的盛况与甘泉宫建筑之豪华。全篇采用顺叙的写法,可分为十段。第一段揭明成帝定祭泰畤的目的和希望,并叙写出行前各种事项的准备情况。第二段描写天子登乘,车驾上路及行进的情况。第三段描写通天台的远景和沿途所见平原、丘陵、山谷的形势及离宫别馆的连绵相映。第四段铺写到达甘泉宫之后所见其宫室的高峻、长大、深博,并详细铺写了凭栏周流所见大庭内的种种奇异景象。第五段描写漫游高光宫之所见,极陈宫殿的高大富丽,接着以临渊处危微谏。第六段描写大风在宫中刮起时所产生的种种音响变动,继而赞叹宫观建筑的精巧美丽。第七段描写成帝与其贤能之臣会集于阳灵宫,斋戒自新,洁祀天地,并设想他们周流旷远,升降天地,广通神明。随后告诫成帝清心寡欲,屏退女色,方能保持天性,增寿广嗣。第八段描写柴祭皇天的经过,设想天神赐福甚多。第九段描写归途中的情形,并歌功颂德。第十段总括全篇意义,谓成帝恭肃祭天,神祇凭依,广赐福祥,子孙相继无极,并与文章开头相呼应。全篇有如观览长卷画幅,徐徐展示,一一显明,凡君臣卫侍、车马旗斧、山川草木、雷电风雨、宫殿观阙、天上地下、神仙鬼怪乃至金人玉树、燎烛景炎、玄瓒秬鬯等,无不毕陈。

  本文与众多汉赋一样,用了不小的篇幅花了很大的力气,只是为了描写了一次天子郊天的过程,现实意义不很大;勉强点缀上去的几句微谏之辞,也如沧海一滴,被大量极力铺陈夸饰的东西所淹没,讽劝作用很小。但在客观上它却反映了那个时代及以前广大劳动人民所创造的灿烂的物质文化的一些面影。特别值得指出的还在于这篇赋是见于记载的最早的一篇描写郊祀的赋。关于郊祀之仪,史籍所载虽多,但大都语焉而不详。这篇赋则专写郊祀,从准备出发一直到事毕回车,对郊天之全过程逐一作了详细的描述。尽管使用的是文笔而不是史笔,但通过那些夸诞的词语仍能辨别出汉时天子郊天仪式的真实面貌。也就是说,在这方面,《甘泉赋》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文献价值。

  在艺术上,此赋铺陈夸张,想象丰富,气魄宏伟,文辞流丽。甘泉宫观,豪华奇伟,无从实写。赋家则是发挥了赋体的特性,以虚概实,夸张变形,选择几种特征性的物象,泼洒笔墨,尽力夸张,予人以不即不离,似是而非的感党。此正是后世绘画的写意手法,而最初运用当推赋家。但此赋属模仿司马相如的《子虚上林赋》,缺乏自己的特色。扬雄晚年认识到《甘泉赋》之类的作品,其效果与初衷适得其反,实际上是“劝百而讽一”。扬雄是首开模拟之风的汉赋作家,《甘泉赋》继承和弘扬了司马相如树立的赋颂传统,手法上同样讲究铺陈夸张,文字上也力求辞藻华丽,乃致流于堆砌。总的说来,扬雄的《甘泉赋》可与司马相如的《子虚赋》《上林赋》比肩,是汉赋的代表作品。

  这篇赋前边有小序,交待了作赋原委及目的。汉成帝永始四年(公元前13年)正月扬雄扈从汉成帝游甘泉宫,回长安后作此赋,意在讽谏成帝的郊游之举。《汉书·扬雄传》载:“甘泉本因秦离宫,既奢泰,而武帝复增通天、高光、迎风。宫外近则洪厓、旁皇、储胥、弩阹,远则石关、封峦、枝鹊、露寒、棠梨、师得,游观屈奇瑰玮,非木摩而不雕,墙涂而不画,周宣所考,般庚所迁,夏卑宫室,唐虞棌椽三等之制也。且为其已久矣,非成帝所造,欲谏则非时,欲默则不能已,故遂推而隆之,乃上比于帝室紫宫,若曰此非人力之所能为,党鬼神可也。又是时赵昭仪方大幸,每上甘泉,常法从,在属车间豹尾中。故雄聊盛言车骑之众,参丽之驾,非所以感动天地,逆厘三神。又言‘屏玉女,却虙妃’,以微戒齐肃之事。赋成奏之,天子异焉。”